联璧金融案开庭(三)

原创 jingccj  2021-02-21 09:50:41  阅读 477 次 评论 0 条

2021.2.4上午开庭提审被告人,旁听难友客观汇总,还原现场


被告人一;侬锦


审判长:被告人侬锦,对于公诉机关所指控你的犯罪事实进行陈述。


侬:对起诉书上的内容,可能由于我法律意识上的问题,有一些不太理解的地方。我从来就没有真正参与到联璧金融平台的运营当中,我对联璧企业及其联璧金融平台并没有实际的控制权。主观上,我也没有意愿去控制。还有一点很重要,我从来没有从平台上挪用资金为自己使用,包括刚才起诉书当中提到的…(被审判长打断)


审判长:侬锦,现在是你简要的针对起诉书的事实进行陈述,说明自己对犯罪事实和罪名的观点就可以了,具体的相关意见可以在接下来的法庭质证和法庭辩论阶段进行展开。对于起诉书指控你犯有非法集资罪的这个事实和罪名是否认可?


侬:我承认我有罪,但是对集资诈骗有点疑问。


 审判长宣布公诉人对被告人侬锦开始讯问


公诉人:起诉书上所说的联璧公司是谁注册成立的?


侬:2014年由我注册成立的。


公: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是不是你。


侬:真的老板是顾国平。


公:是你成立的,为什么老板是顾国平?


侬:刚开始成立的时候我确实是100%的股权,后来顾国平给安排了三个人。陈海东...还有两个人名字,我现在有点记不住了,这三个人代为持股。


公:顾国平有没有向这家公司里面注过资?


侬:他注资了。让陈海东等三人代为持股。


公:他们持股的比例是多少?


侬:我也记不住了,我应该是只有30%还是35%,然后剩下都是他们的。当时大股东是顾国平。


公:股权结构后来有没有变化?


侬:有。


公:变化以后是怎么样一个持股结构。


侬:陈海东他们三个人的股权变成法人股,顾国平找了3个还是4个公司来代替陈海东他们3个人。


公:公司也是顾国平找到吧。当时的股权分布是怎么样?


侬:最开始我持有35%,后来顾国平跟我讲说让我再多持有10%,他说这样便于他后期引入资本,后来我们商议,将15%划分到期权池里边,作为奖励核心员工,但原本计划是2018年把这个事情全部结束掉...


公:你最终持股了多少?你简单一点,庭审时间有限。


侬:应该是45%。


公:45%加上你说的15%挂在你的名下。


侬:对。


公:那在工商登记上就是60%了。


侬:应该是这个数据。


公:既然是60%,你应该是大股东,为什么公司还是顾国平管?


侬:因为股权是有问题的,是他要求我这样来持有的。


公:你没有实际出资?


侬:是。我一分钱都没有出。


公:按照你的观点,无论工商登记上面是怎么登记的,这家公司你认为控制人是顾国平?


侬:实际控制人就是他。


公:联璧公司增资过多少?


侬:我有些记不太清了。


公:资金来源是谁出的?


侬:顾国平。


公:他的钱哪里来的?


侬:我真不清楚。


公:你不知道?!你以前交代过这个钱是套取联璧资金池的资金用于增资的,这个是不是事实?


侬:应该有。但是我确实记不太清了。


公:那么是谁决定联壁公司要开展p2p业务的?


侬: 顾国平。


公:是谁决定要组建金融团队的?


侬:也是顾国平。


公:金融团队里面有哪些人呢?


侬:跟我接触过的有陈雨、张冀敏,王晶晶。


公:他们平时向你汇报工作吗?


侬:就只向我汇报最终数字。


公:也向你汇报的对不对?只向你汇报最终数字,那么其他工作向谁汇报?


侬:基本上都是他们自己做主。


公:那么你在公司里面到底是什么职务?


侬:我是公司里面的总经理,他们有时候也叫我CEO。


公:CEO、总经理,起诉书上指控你是总裁,法定代表人,那么为什么他们不向你汇报工作?


侬:他们心里清楚,我对金融是不熟悉、不懂的。


公:你懂不懂你都是法定代表人,为什么不向你汇报工作?


侬:因为最终老板是顾国平,我在中间起的只是上传下达。


公:他们怎么知道最终老板是顾国平?


侬:...我知道是顾国平。


公:你知道是顾国平,他们怎么知道的?


侬:...平时他们自己像陈雨...自己也跟顾国平汇报过工作。


公:他们进公司之前跟顾国平认识吗?


侬:陈雨就是顾国平招进来的。


公:是顾国平一个人招进来的,还是你和顾国平一起招进来的?


侬:我在现场,但是我没...


公:你在现场。那就是你们两个人一起把他招进来的,对不对?决定是顾国平做的,但是你在现场对不对?


侬:我在现场...


公:联壁公司的金融业务模式是不是事实?通过零元购让来购买电子产品的人注册,注册之后,通过APP向这些注册的用户推销理财产品,承诺保证付息,给出各种各样的利息,然后通过投资人向联壁金融APP上购买理财产品获利,这是不是事实?


侬:是这么个流程。


公:这个流程是谁想出来的?


侬:陈雨团队。最早提出这个方案的是顾国平...


公:是顾国平向你提出来,然后你安排陈雨团队去落实。


侬:是。


公:那么零元购电子产品返现款由谁来承担?


侬:由联壁来承担。


公:也就是说斐讯买路由器等电子产品,收到购买的价款,由联壁来负责返现,对不对?


侬:对..


公:那联壁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呢?


侬:因为联壁本身它是和斐讯的零元购相互结合。0元购获得用户。


公:联壁金融APP销售理财产品也是通过 APP来完成的,是不是?你们有没有线下门店?


侬:没有,都是线上的,


公:都是通过 APP完成的?


侬:应该是这样..


公:理财产品是谁来设计的,合同是谁来做的,谁来拟定的?


侬:也是陈雨团队。


公:按照你的意思就是联壁金融上面的事物,都是陈雨团队直接决定的?


侬:对。


公:用不着跟你讲?陈雨又不是老板又不是股东,他哪来的这么大的权力?


侬:有很多事情他都不跟我讲,包括人员怎么招,产品怎么设计,和哪些第三方签过协议...


公:我觉得很诧异,你作为一家公司的股东,作为公司的创始人,你公司里面一个没有股权的人,可以什么事情都不跟你讲,就决定公司的主要营业方向?!有哪一个股东可以允许自己的企业里面发生这种事情?


侬:因为这个板块的设立并不是我的初衷和意愿,而且对金融板块是有抵触情绪的。我不愿意设立这个板块,我也不愿意参与到这个板块当中。只要能够实现顾国平想要的目的,而我自己可以把我的主要精力放在我想做的互联网大....


公:你的意思你的目标是想在公司里面搞其他的一些经营活动,金融团队就是为了实现顾国平的一个愿望。所以陈雨不用向你汇报,因为他们的工作只为了实现顾国平对联壁公司的一些设想而在工作?


侬:是。


公:那么联壁金融理财产品的底层资产是什么?它对接的资产项目是什么?


侬:这个我不清楚。因为顾国平是指定我和朱军进行对接,我无权过问。


公:你刚才用的是对接这个词,不是让你听朱军的话。


侬:顾国平告诉我说朱军会去找你,有一些资产会和你进行一个对接,我说行,就让朱军去对接财务去。


公:资产,什么叫资产?什么意思?


侬:我不太懂。


公:朱军这边提供一些资产,你们这边就把钱给他?


侬:我理解的是这样。


公:那多少钱是谁定的?


侬:顾国平定的。


公:顾国平跟你讲好这次要多少钱,你就让你的财务给钱?你的财务是谁?


侬:最核心那一段时间是于静心。于静心去和朱军对接。


公:他们有没有签定资产购买协议?


侬: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。


公:这个模式是朱军这边提供资产,然后你们这边给钱。付多少钱是顾国平说的。


侬:是。有时候是事后让我签字。


公:这些资产包是真的还是假的了?


侬:这个我就不清楚了。


公:你连资产包的真假都不知道,你就让你的财务去负责执行,把钱付掉?!


侬:这个是老板安排的,是顾国平安排的。


公:因为是顾国平安排的,你脑筋也不动,就这样把巨额的资金就转出去了?!你们公司所获得的钱都是投资人的投资钱,起诉书当中所讲的几百个亿,你们这样就去买资产包了,资产包真假你也不知道?!朱军提出的是什么公司?


侬:讯恒。


公:讯恒是一家什么公司?


侬:我真的不了解,不知道这家公司是什么公司。


公:这家公司在哪里,有什么经营,有没有实体的业务,知道不知道?


侬:我都不知道。


公:什么都不知道,你就去买他的资产包?!他什么业务你都不知道,这个资产到底是真的假的,你都不知道?!就把投资人的钱就这样拿出去了?!投资人的钱回款怎么办呢?


侬:回款是由顾国平来安排,他一直都跟我讲说在注入资金。


公:把钱给了朱军以后回款是由顾国平来负责?


侬:顾国平也会通过朱军返款。。


公:入款能跟得上出账吗?


侬:最后肯定没跟上。


公:当中是不是发生过没跟上的事情?


侬:有过。


公:那没跟上怎么办?怎么处理?


侬:催租金,催顾国平赶紧把钱给打进来。


公:有没有用自有的资金去还?用刚刚投资人的钱去还前面投资人的钱?


侬:也有。


公:那么这就是借新还旧了。


侬:对,但这个行为自始至终都不是我安排的...


公:联壁金融对外宣传当中有一张担保函。这张担保函是谁出具的?


侬:斐讯。


公:这个担保函是斐讯公司谁提供给你们的?


侬:顾国平。


公:是你们问他要的还是他主动提供的?


侬:陈雨他来跟我讲说需要这么一个担保函,因为我没有决定权,我就转达给顾国平。顾国平最后安排的。最后实际上这张担保函都没有经过手,我一直到提审的时候...


公:陈雨跟你讲是不是能够有一张担保函,能够让理财产品更加可信,你就跟顾国平反应,然后顾国平同意,由他来安排,后面的事情你就不知道了? 然后你们的APP上就出现了这样一张担保函,也就说是顾国平或者说是斐讯给你们提供担保。


侬:是。


公:他担保的是迅恒公司的资产,按照你刚才的说法,是顾国平安排朱军这边带过来的。 既然是顾国平向你卖真假不知道的资产包,同时又由顾国平来安排为资产包进行担保,这是不是自己给自己担保?!


侬:我...我确实对..我当时没那么想过。


公:按照你的理解讯恒公司就是顾国平通过朱军弄过来的公司。这些事实你有没有跟投资人讲过?


侬:没有讲过。


公:前面你讲到王晶晶、张冀敏是陈雨这边安排的?和起诉书上所讲的一致吗?


侬:一致。


公:这三个人具体负责什么工作?


侬:陈雨是整个金融平台的实际负责人。王晶晶最开始是商务,后来也担任过金融平台的总监。张冀敏是联壁电子的副总裁,负责金融和非金融的软件研发及维护。


公:按你的说法,陈雨 王晶晶两个人都是金融团队的。陈雨是负责人,王晶晶是下面的总监。张冀敏是技术团队的,负责研发联壁金融APP为核心的一系列软件产品,并且提供维护。他们的年薪分别是多少?


侬:王晶晶确实是不清楚.... 陈雨是80万--100万。张冀敏最早是60万,后来是80万。


公:你在公司里面是拿分红的还是拿年薪的?


侬:我从来没拿过分红。我是拿薪水的。


公:你的薪水是谁决定的?


侬:薪资体系列出来,几个核心高管我会跟顾国民讲一声,然后..


公:是你定方案,定好以后给顾国平?你的年薪是多少?




侬:最低的时候一个月一两千,高的时候一个月四万 五万。


公:4万5万,也就是年薪没有超过60万。陈雨都一年都要拿100万,他是你下属,为什么他的年薪比你高?是你自愿的,你高风亮节,你自愿自己少拿点,让陈雨他们多拿点?


侬:是。


公:你不是讲金融团队不是你的本意,你是抵触这样一个金融团队,你为什么还要给他们高薪?用比自己还要高的薪水来养他们。


侬:因为我自己是想把非金融业务做起来,顾国平也很清楚我不懂金融,而且如果是不出高薪的话,留不住陈雨团队。这个情况我也跟顾国平讲过。还有一点,就是如果我自己不愿意吃亏,顾国平是不愿意继续给我在非金融是要注入资源的。


公:就是你在非金融上也要也需要顾国平注入资源。所以你就给自己相对低的薪水,让顾国平感觉到你对他实现目的的这样一个金融团队的重视。


侬:对,一个态度。


公:你拿多少年薪要向顾国平汇报吗?


侬:就是平时在一起,他就会问我你计划拿多少,然后我说现在公司金融都没做起来,我拿低一点,经常这样说。


公:你有没有向顾国平发过邮件?


侬:经常发的。


公:有一个公司的架构,当时成立公司要成立金融板块的这样一个架构的邮件发过没有?


侬:不记得了。


公:为什么要向他发邮件?


侬:我没有自主权,也没有决定权,我也不懂金融,我必须得听从他的。


公:你觉得这是向他请示是吧?顾国平收到邮件他会回复你吗?


侬:嗯有的时候回复,有的时候是电话。有的时候找其他高管。


公:顾国平有没有参加过存粹联壁公司的会议?


侬:有。


公:有没有参加过联壁公司有关资金划拨的一个微信群?


侬:也有。


公:他为什么要参与在里面?


侬:他是老板。


公:公司里面除了你以外,其他人知道不知道他是老板?


侬:事实上他们心里都清楚。顾国平跟我讲过,他说本身要借助中银绒业上市,联壁有金融属性,希望我对外宣传时。尽量表现出来联壁跟他没有关系,哪怕是在联壁内部,我也是这样宣传的。


公:你在内部外部,明面上都讲顾国平跟联壁没有关系,但实际上你认为顾国平就是老板,你也实际上是把顾国平当做老板来对待,什么工作都向他汇报,你认为这一点其他的人也应该清楚,是吧?


侬:是。


公:华夏万家公司你了解不了解?


侬:听说过。


公:什么叫听说过?


侬:我从来没有参与过,也不知道这家公司具体办公地点。


公:有没有和华夏公司之间有业务上的接触。


侬:没有业务上的接触。


公:他们有没有向你请教过,怎么样经营公司?


侬:开年会的时候,半路上碰到客套两句。


公:你有没有详细的跟他们讲介绍过联壁公司是怎么样运作?


侬: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金融..


公:开年会是什么?年会是谁的年会?


侬:斐讯的年会。


公:郑虬 盛晓春你是不是认识?


侬:对不上号。


公:现在公诉人明确告诉你,四川华夏万家公司的经营模式和联壁公司的经营模式是高度相似的,这个问题你说的清楚吗?为什么这两家公司是高度相似的?


侬:因为了解金融平台运营的人太多了...


公:你明确的回答:知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家公司很相似的真实原因?


侬:不知道。


公:联壁案发以后你是不是曾经逃跑过?


侬:是的。


公:逃到哪里?


侬:最终是在柬埔寨。先到澳门,后到曼谷,泰国,然后从泰国到柬埔寨。


公:这个逃跑线路是你自己设计好的?


侬:我完全没有这个能力的,全部是顾国平安排的。每个地点都有人接我。


公:后来你怎么又回来了?


侬:我意识到我成了背黑锅了,这黑锅我不会。


公:你自己是有问题的。什么叫给别人背黑锅?你给谁被背黑锅?


侬:顾国平。


公:后来怎么到案?过程简要的讲一下。


侬:上海市经侦总队警官联系到我,后在越南投案。


公:审判长,公诉人对被告人侬锦的发问暂且到此。


本文地址:https://dnly.net/post/2158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jingccj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